您的位置:首 頁 > 言情小說 > 穿成反派昏君的鶴寵[穿書]TXT下載 > 穿成反派昏君的鶴寵[穿書] >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北戎入侵, 滿朝皆驚, 諸侯震動, 百姓驚慌。

    眼下已經入了深秋,大禛朝百姓這兩年豐衣足食,今年秋季剛收割完莊稼,家中糧倉都填滿了, 而遠在邊塞外的北戎不事農耕,缺衣少食, 在入冬前擾邊掠奪是意料中的事。

    可暗城信使的神色看起來并不輕松, 蕭瑯知道事情沒這么簡單, 忙問:“他們多少兵馬?”

    暗城信額頭滲出一層剛跑出來的熱汗:“他們……傾巢而出!”

    蕭瑯眼角狠狠跳了一下, 莊衡倒吸一口冷氣, 就連旁邊的殿前守衛都驚得白了臉色。

    蕭瑯頷首,立刻讓人傳令出去,將朝中大臣們從被窩里揪出來緊急議事, 連夜定好對敵策略,天不亮大軍就火速高效地出發了。

    蕭瑯攜莊衡站在成樓上親送大軍離開,將士們回頭看看天子與仙君,斗志滿滿、士氣高昂。

    蕭瑯有暗城人馬相助,消息傳遞得快,別看這會兒得到消息大家都很緊張, 實際上北戎那里也才剛出發沒多久,蕭瑯這邊應對迅速,將耽誤的功夫降到了最低, 再加上有莊衡這個強力后盾,大軍直接免了沉重的緇重糧草隊伍,輕騎疾行,比以往不知高效多少。

    大軍離開后,蕭瑯牽著莊衡從城樓上走下來:“各諸侯國都接到消息了?他們什么時候出兵?”

    身邊一名將領抱拳道:“回稟陛下,除了鄒國與祁國,其他國家都已在今晨出兵,涼國位于北方,更是連夜就有了行動。”

    北戎舉全族兵力攻打過來,這么大的事,諸侯國自然要有表示,唇亡齒寒,不論出于道義責任還是私心,他們都應該出兵,不過諸侯國沒有莊衡這樣的外掛存在,大軍少不得還是要帶些糧草,行軍不會很快,但作為后援也足夠了。

    只是蕭瑯沒想到除了祁國,竟然還有個鄒國不使喚。

    祁王反心昭然若揭,即便他忠誠,祁國山高水遠、鞭長莫及,出不出兵也沒太大影響,但鄒國作為中原地區實力最強的諸侯國,竟然在這種關鍵時刻掉鏈子,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蕭瑯轉頭看向莊衡:“仙君那里糧草可還夠?”

    他當著外人的面一向喊莊衡為仙君,這是為了強調莊衡的地位。

    莊衡道:“糧草足夠,不夠也可以向諸侯國要。”

    蕭瑯心知他是明白了自己的意圖,忍不住露出笑意:“仙君說的是,這兩年收成都不錯,糧草不成問題,只是要仙君受些累,將糧草給大軍送過去。”

    莊衡有系統給的巨大金手指,運送糧草自然不成問題,他的徒子徒孫遍布各地,軍營中也專門請了他的徒弟去做伙頭兵,即便沒有這些人,他還有賣出去的各種物件,只要打上了系統的烙印,他就可以一秒定位,眨眼功夫就能轉移過去,到了目的地后再將空間里的糧草搬出,輕輕松松便能完成一趟“快遞”。

    諸侯國沒有這么好的待遇,糧草還得大軍辛辛苦苦運過去,蕭瑯現在的意思是希望莊衡也幫諸侯國運送一下糧草,這對于莊衡來說自然也是小事一樁。

    蕭瑯又問:“你那里罐頭可還夠?”

    莊衡點頭:“綽綽有余。”

    蕭瑯道:“那就給諸侯國也分一分。”

    罐頭可是好東西,以前打仗行軍哪里有這么好的口糧,能裹腹都要謝天謝地,平時吃頓熱乎的都難,大魚大肉更是只能靠做夢,現在有了莊衡,將士們營養跟得上,魚肉管夠,著急的時候還有泡面,蓋子掀開,香味飄出去老遠,軍營里那幫家伙嘴都快養叼了,卻又因為軍事改革養成了嚴明的紀律,一個個不敢造次,諸侯國早有耳聞,羨慕得眼睛發紅。

    兩人一邊下城樓,一邊商議糧草罐頭的供給問題,身后的大臣們聽得心里好一陣激動自豪,連腰桿都不自覺挺直再挺直。

    多虧有仙君!當初天子執意要與仙君成親,萬幸他們沒有阻止,不然這會兒怕是腸子都要悔青。

    有足夠的糧草和罐頭供應,諸侯國這趟出兵縱有千百個不愿意,心里也舒坦了。

    只不過有人舒坦,自然就有人不舒坦。

    蕭瑯意有所指道:“鄒國與祁國沒有出兵,他們的將士嘗不到我們的罐頭,倒是可惜。”

    有大臣笑著道:“這還不簡單,將鄒國與祁國的兵變成咱們朝廷的兵,他們不就能吃到了?”

    蕭瑯笑起來:“倒是個好提議。”

    遠在東邊的鄒公冷不丁打了個噴嚏,他頓了頓,接過一旁侍從遞來的帕子擦了擦臉,看著前來稟報事情的心腹,目眥欲裂,沉聲怒道:“各國都出兵了?”

    心腹低下頭:“是。”

    “豈有此理!”鄒公拍案而起,“上回祁國會盟,他們都乖乖過去了,怎么這次輪到我,他們就開始裝聾作啞?祁國遠在南荒,難不成還比不得我地處中原富饒強盛的鄒國?”

    旁邊的心腹大臣搖頭嘆氣:“今時不同往日啊,當初都以為天子病重,大家都心里各有思量,免不得要蠢蠢欲動,可如今呢,天子年富力強,又不再昏聵,正是大有作為的時候,再加上有仙君從旁助陣,如虎添翼,天時地利人和,我們哪一樣都不占吶。”

    鄒公氣得不行,眼里寫滿不甘。

    另一名大臣勸道:“審時度勢,我們已然架在了火上啊,再不想法子補救,鄒國……危矣!”

    這時有人急匆匆跑過來,鄒公身邊的人立刻走過去,那人附耳低語,侍從很快回到鄒公身邊。

    鄒公稍稍平復心情,扭頭問道:“什么事?”

    那人笑起來:“聽說北戎搶先一步到了邊城,邊城將領不戰而降,北戎鐵騎長驅直入,到第二城,第二城的將領又投降了。”

    鄒公吃了一驚,隨即竟也笑起來,頗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為何會如此?不都說朝廷將士紀律嚴明嗎?怎么變得這么窩囊?而且都知道朝廷的兵馬行軍快,他們邊疆將士即便膽小,強撐幾日也能等來援兵,何必如此?”

    大禛朝雖然沿襲了周朝的分封制,可也做了不少改革,比如守邊不靠諸侯國,全都是朝廷的兵馬,這一點自然有利有弊,一方面能讓朝廷有足夠的能力抵御外敵,減少諸侯國對中央的牽制,另一方面又為了讓諸侯國安心,戍邊將士并沒有安排太多,真有了戰事還得朝廷從中央調兵,而最要命的是,天子還面臨“將在外,君命有所不授”的危機,這時交通不便,戍邊又乏味艱苦,這對守邊將士的忠誠度是個極大的考驗。

    幾個臣子面面相覷,隱約猜到戍邊將軍怕是都反水了,可具體原因究竟如何,商議半晌,一時也猜不透。

    鄒國君臣觀望形勢沒多久,又有一道消息傳來:祁國忽然變了天,朝廷又不知從哪里調來了神兵神將,竟然一夕間拿下了祁國都城,祁國將士死的死俘的俘,百姓更是毫無招架之力,唯有歸順。

    鄒公臉色徹底白了:“這么說,祁國是……亡了?”

    心腹咽了咽口水,點點頭:“是,是亡了。”

    鄒公一下子沒站穩,跌坐在地:“為何如此突然?你們……你們可曾覺得似曾相識?”

    立刻有臣子顫著嗓子道:“當初……當初盧國就是這么亡的,也是……一夕傾覆……”

    鄒公嚇得魂都快飛走,顫著手指扶住一旁侍從伸過來的手臂,艱難地站起來:“天子……天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那……那祁王呢?”

    心腹道:“祁王……已成喪家之犬,只能東躲西藏,就看哪天被天子找到了……”

    鄒公瞪大眼抖著唇,半晌說不出話來。

    一名臣子舉目望向廳堂外的天,喃喃道:“天子不舉兵則矣,一舉兵,必有諸侯國要亡啊!我們至今還好好活著,那是因為我們并未真正觸及天子的逆鱗,一旦我們……我們……”

    鄒公雙目赤紅,咬牙道:“我們已經觸他逆鱗了!”

    話落,四周頓時響起一片吸氣聲。

    有大臣哽咽勸道:“如今我們只有一條路了,趕緊發兵去打北戎,戴罪立功罷!”

    鄒公深吸口氣,雙拳握緊,半晌后頭垂下來,頹然開口:“就這么辦吧。”

    鄒國發兵的同時,蕭瑯那邊已經徹底接管了祁國,有莊衡與暗城兵馬相助,如今多遠的路途都不成問題,只是接管祁國容易,捉拿祁王卻難。

    蕭瑯皺眉:“祁王為何一直像滑不丟手的泥鰍,以往屢屢行刺失敗,如今又查無蹤跡,連暗城的人都拿他沒辦法。”

    莊衡想了想:“可能他有金手指。”

    蕭瑯疑惑地看向他:“金手指?”

    莊衡指指自己:“比如我的系統,我能飛,我能瞬移,這些不合常理的能力都是金手指。”

    蕭瑯懂了,面露恍然。

    莊衡道:“祁王既然有重生金手指,說不定還有第二個、第三個金手指,哦對了,他還記憶力超群,這算是他第二個金手指,現在我猜他還有第三個。”

    蕭瑯皺眉:“若真如此,想要找到祁王豈不是難如登天?”

    坐在一旁的左宰撫須道:“祁王獨木難支,已然不成氣候,我們拿下祁國已經足夠震懾天下,祁王找得到自然好,找不到也無妨。”

    蕭瑯知道事實確實如此,可祁王一直是他心病,不將祁王找到,他哪里甘心?

    更何況,攻打祁國是因為他得到確切消息,戍邊將士不戰而降,竟是因為他們早早就與祁王暗中勾結,此次北戎進攻,也是祁王做的好事,他們里應外合,儼然是要將中原攪個天翻地覆的架勢。

    祁王犯下如此滔天大罪,怎能不給天下百姓一個交代?

    正商議時,外面忽然有人來報:“啟奏陛下,涼國有使臣來訪!”

    蕭瑯抬眼:“涼國?”

    一名臣子疑惑地“嘶”了口氣:“正打仗呢,戍邊將士投敵,直面敵軍的便是涼國,涼公這時候派使臣過來,難道是向我們求援?”

    左宰搖搖頭:“應當不是,涼國離王城甚遠,使臣應當是早就上路了,可能為了別的事。”

    蕭瑯道:“讓他進來。”

    不多時,使臣進入王宮,走入大殿,納頭叩拜后起身,朗聲道:“臣奉涼公之命,前來給陛下送一樣至關重要的物件。”

    蕭瑯見他眉目磊落,便笑了笑,溫聲道:“是何物件?呈上來瞧一瞧。”

    使臣從袖中取出一只簡樸的木盒,雙手高舉過頭頂,再次跪下。

    “此物能助陛下順利找到祁王。”

    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加更。[擦去趕榜流下的淚水.jpg]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