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都市小說 > 財運天降TXT下載 > 財運天降 > 第四百〇九章 那一刻兩人時光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四百〇九章 那一刻兩人時光


    陸原雖然已經覺醒了一部分,但對于昔日的記憶,他依然模糊,仿佛霧中看花一般。

    他并不記得自己去過蓬萊仙島,也不記得自己曾經的光輝事跡。

    但是,他只知道,自己既然曾經可以踏破蓬萊,那么,自己今日,便不懼蓬萊仙島的任何人。

    他只知道,自己既然曾經可以親手從蓬萊仙島得到瑤光和璇璣,那么今日,靈渺仙母就絕不會從自己手里搶走!

    他向前一步,靜靜的看著靈渺仙母。

    此刻,他心中,毫無懼意,充滿斗志。

    因為,他站在自己要守護的人身前。

    只要守住了這寸土之地,所愛之人的身前,就永遠會有屏障!

    “劍仙。”

    陸原輕輕開口。

    “少主,接劍!”

    劍仙早已知曉,陸原話剛出口,他手里的劍已經飛向了陸原。

    他知道,這一場大戰,只屬于陸原和靈渺仙母兩個人的,其他人的實力量級,根本配不上加入這場戰斗。

    劍仿佛是一道光,瞬間被陸原抓握。

    他左手在劍鞘上輕輕一抖,一道青光激射而出,瞬間,陸原的右手已經光華在握,一剎那,他整個人,也仿佛亮了起來。

    那一天,他手持無名之劍,緩緩抬起眼皮,看著眼前前所未有強大的敵人,平靜的說道,“來吧。”

    “天玄,真以為曾經蕩平我蓬萊仙島?”靈渺仙母冷蔑的看著陸原,“錯了!當年我,蓬萊仙島靈渺仙母,瀛洲仙島普世圣母,芳甸仙島青竹靈女,以及九州各大仙尊,受西王母之邀約,前往天池參加賞月之盛會,那一日,我帶領各大弟子,都離開了蓬萊仙島,島上就有最低級的仆從和童子,也就是我和弟子離開蓬萊的第二天,就誤打誤撞闖到了仙島上,打傷我島上低級仆從,又從我的燒爐童子手里搶走瑤光璇璣二劍,這樣就以為蕩平了我蓬萊?如果當時再多呆七日,等到我,或者我任何一個弟子回到島上,保證叫明白什么是魂散三界,魄分九域!”

    “不可能?!”

    陸原頓時就愣住了,當年自己不是踏破蓬萊,只是欺負人家最低級的小怪?絕不可能!

    至少,章九絕不會騙自己的!

    “少主,我也是當初,聽回來講給我的,當時告訴我,看不慣蓬萊仙島上的人所作所為,一氣之下,打傷了島上所有人,搶回了兩把劍,走的時候,島上沒有一個人敢阻攔……”章九臉上顯得,也有些不自在。

    “呵呵,天玄,打傷我島上最低級的仆從,竟然還敢說蕩平蓬萊,自吹自擂的樣子,真是像極了莊周那老鬼的鯤騎,此時的手下恐怕都在替丟臉吧!好,要真有本事,就來阻擋我吧!”

    靈渺仙母說到這里,身體一動,人已經向臺上撲來。

    她身姿輕盈,當她撲來的時候,仿佛風一瞬間,從她身后展開了。

    空中傳來她的喝令,“廢話不多說,罪劍璇璣,速速受擒!”

    聲音剛到,她的身影,瞬間暴漲,仿佛若垂天之云,飄飄乎,人已經到了跟前。

    巨大的壓力,就仿佛是刺眼的陽光,重壓在陸原身上,重壓在整個臺上!

    漫天的壓力之下,靈渺仙母的嘴角那抹陰冷的微笑,和陸原身后周允的惶恐,是陸原見過最心痛,也是最憤怒的一幕。

    “休想!”

    陸原的聲音,只是從喉嚨里短促的發出,他來不及說話了,他的人,已經迎著空中那巨大的身影斜斜的刺出。

    那一道劍光。

    仿佛是黑夜里一抹倔強的螢火!

    只有當出手,才知道對手的強大。

    力量從四面八方涌來,陸原就仿佛是一葉小舟在海浪中,被甩來甩去,他辨不清方向,只能任由海浪砸在自己身上。

    轟!

    陸原重重的趴在了地上,手里的劍,也早已失落在無邊無際的海浪里。

    他的嘴角嗑出了鮮血,就仿佛是心里流出的血。

    他眼睜睜看著靈渺仙母抓住了周允,就仿佛是抓住一只小鳥兒,她沒有絲毫的憐惜,就仿佛,仿佛周允真的只是一把無關緊要的劍,一件東西。

    他艱難的抬起頭,緊緊的盯著周允。

    仿佛只要不看一秒,他就會失去了自己心愛的人。

    “陸原……”周允也在看著他,她一直在看陸原,她的目光里,是離別的凄婉,她輕輕搖著頭,因為她知道,無力改變,一切掙扎,都是徒勞。

    這力量,無從反抗。

    “周允!”

    陸原咬著牙,他想從地上爬起來,然而,身體仿佛是被拍成了一段一段的,已經不屬于他自己的,他的身體,仿佛沒了知覺。

    一瞬間,周允淚水盈盈。

    她的目光,透過眼眶的淚水,完全放在了陸原的身上。

    那一瞬間,陸原竟然真的感覺到了一種真實的溫暖。

    那一瞬間,他只覺得內心仿佛有一泓甜泉。

    那是愛。

    愛的目光。

    周允的目光里,此時,沒有任何人,任何事物,只有陸原,她再也不隱瞞,再也不掩飾,她的目光里,已全部都是愛……

    只因為,她知道,已經沒有時間了,這是和陸原最后的片刻,是他們這一生最后的時刻。

    她要讓記住陸原最后的樣子,最后一眼的樣子,全部記住。

    她要讓陸原知道她是真的愛他,她是那么的愛他。

    陸原頓時也淚如雨下,他也明白了,明白了周允的心思,明白了周允的意圖。

    他也看著周允,他的目光,也再不遲疑,再不掩藏!

    所有的熱烈,在這個時刻,全得以爆發。

    兩人的目光,這一瞬間,在時光中糾纏,那一刻,無論外界多么艱難險阻,但是這一刻,是屬于他們,一直到他們分別,都屬于他們!

    嚶……

    一聲輕響,仿佛是最細長最堅韌的琴弦被撥動。

    周允的眼神,突然一恍,仿佛是突然瞌睡了一樣。

    陸原的心一跳。

    是靈渺仙母!

    她手里的鳳鳴劍的聲音!

    這是控制周允的聲音!

    嚶……

    又一聲。

    周允的眼神,更是恍惚,熾熱訣別的眼神里多了幾分迷霧。

    嚶,嚶……

    聲音不絕于耳。

    周允眼神更加恍惚了,仿佛被抽走了靈魂。

    眼睜睜看著周允逐漸在自己失控,陸原的心,已經裂成碎片。

    靈渺仙母看了看周允,又看了看陸原,嘴角不由浮起了一絲殘忍的笑意。

    嚶,嚶,嚶……

    為什么,要這么殘忍,連最后的離別,都要剝奪。

    陸原用力艱難的抬起脖子,他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周允的臉上。

    不管周允怎么變,自己要一直看著她,到最后一刻!

    溫暖在一瞬間,重新回到陸原身上。

    周允的目光里,陡然又重新生出了真實和熾熱,她的目光,又迎上了陸原的目光,一如兩人多次的重逢。

    嚶,嚶,嚶……

    聲音還在繼續。

    每一聲響起,周允的臉上就會跳動一下,仿佛是心在抽搐,她的眼神也會渙散一下,然而,每一下之后,她的眼神又會堅強的生出愛意,看著陸原。

    陸原緊咬著嘴唇,淚眼模糊。

    他知道,那個聲音,對于劍靈來說,每一聲,應該宛如針扎,每一聲,就像是重擊整個大腦……

    “周允,不要抵抗那聲音了,我,不會怪的……”陸原哭著,喃喃的說道。

    周允微微笑著,她輕輕搖了搖頭,依然在每一次渙散之后,目光里重新燃起愛意,看向陸原。

    “罪人天玄,聽著!”靈渺仙母眼看著鳳鳴劍不起作用。

    目光陡然透出一種殺氣,盯著陸原。

    “觸犯天條,其一私闖蓬萊仙島,觸犯天庭法規第五十二條凡人踏足仙界之規!其二搶奪靈劍,觸犯天庭法規第七十八條凡人占有靈物之規,其三滋養靈劍,觸犯天庭法規第九百一十九條無證養育物靈之規!”

    “三犯天條,理當誅滅!今日,我便,代替天道輪回,斬殺于此,彰顯天道恢弘!”

    說話之間,她手持天下至靈鳳鳴,浩蕩宛若掃荒六合,凌凌然迎風而斬落!

    當鳳鳴劍斬落的時候,天地之間的風云,幾乎都洶涌了起來。

    “鳳鳴鳳鳴兮,助我天道!”靈渺仙母一聲喝念,鳳鳴劍發出一聲清鳴,一剎那暴漲幾米,狹狂風而向陸原斬落!

    “陸原!”

    剎那間,周允全身癱軟。

    陸原趴在地上,脖子以下已經幾乎不屬于自己的了,他無法移動半分,只眼睜睜看著仿佛是半邊天一樣的鳳鳴劍,重壓而來!

    他沒閉眼,他舍不得閉眼。

    “周允!對不起!我不服這命啊!”陸原最后一聲悲愴的聲音,在鳳鳴的清鳴里,瞬間被沖淡。

    劍,落!

    幾乎是同時。

    一道紅光,仿佛是被壓了太久的紅霧,一瞬間,從陸原的體內,爆發著,瞬間籠罩了陸原全身。

    “終于該我上場了吧!”紅光之中,一個聲音,狂驕的喊道。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