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邪王溺寵:怪醫拽妃TXT下載 > 邪王溺寵:怪醫拽妃 > 第104章 紅娘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104章 紅娘


    “你既然能穿別人的舊鞋,那么也不會顧忌這是我喝過的茶水吧。”盛櫻對著李悅莞爾一笑。

    “盛櫻,你別得意的太早。韓非遲遲見我不回去,他會找到醫院來的。”

    “讓他來呀,本小姐就在這里等著。”盛櫻笑著從護士站搬來一張凳子坐在李悅對面。

    這時護士站聚齊了家屬,有些家屬是認識盛櫻的。

    “盛醫生,你去哪了?我老爸還時常念叨著您呢。這不他老毛病又犯了,沈主任告訴他安心養病,你到外面進修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該跟怎么跟他說?盛醫生,你今天有空我們出去吃飯嗎?”一病人家屬直接走到盛櫻面前道。

    盛櫻皺了皺眉頭,“不好意思,我還在休假中,你就叫你父親說,我還在外面進修還沒回來。這可是善意的謊言喲。”

    家屬低著臉,喪著臉,“你不能去病房看看嗎?至少能夠跟他說說讓他安心的養病。我知道你忙,但是你也是白醫天使,帶有救人性命的光環。”

    “這???”盛櫻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只見沈鵬走到家屬面前道,“大哥,你也別為難她。實話告訴你吧,她不是到外面進修而是因為車禍后一直在醫院昏迷不醒,她現在也是病人,病人之間也會交叉感染的。”

    “盛醫生真的病了?”病人家屬有些不信的問道。

    “她真的病了。要不然就讓小護姐把她的病歷調出來你看看?”沈鵬向梅小護投去求助的目光。

    “王哥,盛醫生她真的是病了,不信,我就把她的病歷調出看看。你也知道病人也需要休息,只不過,今天她到醫生是復查的,趕巧在醫院遇見了熟人,他們在此敘下舊而已。還請王哥跟各位家屬不要以訛傳訛,這是我們科里的家務事,現在我也把你們當成家人,所以自家人的事情就在自家消化掉。

    我梅小護在此多謝大家了!”梅小護笑著對聚在護士站的病人家屬鞠了一躬。

    “梅護士,既然這是家務事,那么我們也不必在此礙著,大家伙都散了吧。

    那位家屬請你把手機拿出來,把剛剛拍的視頻刪除掉,我不想看到網上有此事事件的視頻流出。”病人家屬王大哥用手指了指還在拍視頻的小伙子說道。

    “我喜歡拍就拍,我想咋的就咋的。你又不是警察,管那么多干嘛?”

    小伙子是某平臺的主播今早跳樓事件直播被警察制止,下午又想來醫院看看有沒有事情發生,嘿嘿,真的趕巧又被他遇見了。他剛想開播就被眼尖的王大哥發現。

    “小伙子,你是不是不想要手機了?”沈鵬走到小伙子面前道。

    “我聽不懂你的意思?”小伙子裝傻道。

    “別裝了,小伙子。早上直播的還好嗎?”沈鵬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早上直播了?難不成你是我的粉絲嗎?”小伙子笑著說道。

    “粉絲?我還是粉條呢。我是XX派出所沈鵬,這是我的工作證。由于你屢教不改,性質惡劣,請你到派出所免費七日游。”沈鵬笑嘻嘻的打了電話讓同事盡快趕來。

    派出所臨時抽不出辦案民警,把戶籍警小李叫了出來。

    小李氣喘吁吁的帶了一位女警過來。

    沈鵬皺著眉頭,“小李,你怎么過來了?其他人呢?”

    “今天值班的同事都出去辦案了,還沒回來呢。”小李低聲的說道。

    “你把這小伙子帶到小黑屋關上幾天,還有他手機里關于今天事件所有視頻資料全部刪除。”沈鵬吩咐道。

    “還有小張,這位女士涉嫌賣銀,你讓掃黃辦的同事追查一下有沒有同伙。”

    李悅一聽,大叫道,“盛櫻,你男人是公報私仇,我會投訴的。”

    “去呀?我還怕你不去嗎?”沈鵬笑了笑。

    “你,我要給我律師還有韓非打電話。”李悅大嚷道。

    “可以,你現在就打,我們醫院等著他。”沈鵬拍了拍盛櫻的肩頭,已示給她莫名的力量。

    沈鵬叫人把銬在李悅手的手銬給解開了,李悅哭著拿出手機給韓非打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你又出啥事了?我不是告訴你上班時間不要給我打電話嗎?是錢還不夠了還是咋的?”

    “老公,我被人欺負了。現在在醫院里呢。”李悅哭著說道。

    “哭啥哭,聽著就煩。我馬上讓秘書過來解決。”韓非急著掛了電話。

    李悅一聽皺緊眉頭,又把電話撥了過去。

    “你找死呀。”韓非怒著說道。

    “老公,你一定要親自來處理這事。因為盛櫻帶著她男人欺負我。”李悅不敢說她惹了沈鵬。

    “盛櫻?櫻子她醒了?”韓非一聽驚得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是的。她身邊還有一不認識的男人。”李悅低聲說道。

    “我馬上過來。”韓非高興的穿好外套,讓秘書開著車去了醫院。

    半小時后。

    韓非趕了過來,當他看到盛櫻坐在凳子上跟面前的男人有說有笑時,心里頓時有些不爽。

    “老公,你來了?”李悅眼尖的說道。

    盛櫻抬起頭,看著半年未見韓非心里五味雜陳,畢竟那是她曾經愛過的男人。

    “你是咋回事?手怎么紅了?”韓非看了眼李悅的手。

    “是他,是他用手銬把銬了。”李悅用手指了指沈鵬。

    韓非怒著走到沈鵬面前道,“你憑啥用手銬銬她?”

    “憑啥?你問問她對我說了啥?”沈鵬陰笑道。

    “李悅,你到底跟他說了啥?還有他又是誰?為啥有手銬?”韓非追問道。

    “他是盛櫻的男朋友,是XX派出所的警察。”李悅低聲說道。

    “你說錯了,我是盛櫻的未婚夫沈鵬,很高興看見你。”沈鵬冷著說道。

    “不可能,她一直昏迷不醒,怎么找的未婚夫。櫻子,你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對嗎?”韓非跪在地上說道。

    “什么叫不可能。你跟她做的那些事,你真以為我不知道。

    你們這對狗男女穿我的睡我的住我的,現在在這裝楚楚可憐,韓非你的戲是不是演過頭了。”盛櫻沉聲說道。

    “是她,是她,是她勾引我的!”韓非用手指著李悅說道。

    “她勾引你?勾引你不會拒絕嗎?男人就是下半身的動物,有東西就上。還好我們之間還沒深華到那步。韓非,你清醒一下,你也在這好好的開導下她吧,她畢竟是你的未婚妻。”

    盛櫻道完話后,自覺的拉著沈鵬的手走出了護士站。

    李悅看了身旁還在站著警察道,“老公,我求你,讓人把我保出去,我不想去監牢。”

    “你這賤人。我韓非為啥會看你這種女人,見好看的男人就想要。這是最后一次幫你,還有我會請律師來跟你辦理離婚的事情。”韓非從地上爬起,看都沒看李悅一眼扭頭走了。

    “李悅,當初我怎么說的,別人的使終都是別人的。現在你既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又失去了男人毀了名聲,真的得不償失。你還是好好的進去反省幾天吧。你好自為之。”梅小護嘆著氣說道。

    “小護姐,我知道你跟盛櫻是好朋友,你去跟她說說,我會把她的東西還給她,只要她不送我進監牢。”李悅哭著拉著梅小護的衣角道。

    “所有東西?包括刷走她的錢,房子、車子。”梅小護說道。

    “我只還房子、車子,包括她的男人。”李悅小聲的說道。

    “錢呢?你們刷了那么多錢,難道讓她自己買單不成?”

    “怪她自己要替韓非辦那么多張附屬卡,這是對她應有的懲罰,告訴他男人只是兩只腿的動物而已,要用的時候就用一下,不用時就丟在一邊。

    其實我跟韓非在一起都是為了報復她而已,他自認為那方面很強,可并不能滿足我的需要。我早就想跟他分開,可惜他身居要職,不然,我也不會沾上去。

    你今天也看到他對我的態度了吧。他心里只有盛櫻,不管我怎么努力,他都不會正眼看我。”

    梅小護嘆了口氣,“你們自己的事,自己解決吧。”

    梅小護想想都怕,想想如果自己被閨蜜翹了墻角,被刷走了那么多錢,她自己會咋樣?會像盛櫻開車自殺嗎?

    “走吧,李小姐。”女警拍了拍李悅的肩頭。

    “我不走,我不會讓你們帶走我,除非我死。”李悅說著就拿著護士站的剪刀比在她喉嚨。

    “李悅,你別傻了。你傷了自己,難道韓非他會心疼嗎?女人使終都要自己心疼自己的,別傷了。”梅小護皺緊眉頭,低聲讓人打了110。

    “小護姐,你有一個愛你的、疼你的,可惜我沒有。他只是在物質上滿足了我,但是心里上的慰藉并沒有。小護姐,我真的羨慕你。”

    “李悅,你聽我一句勸。好男人一抓一大把,以后會找到愛你的疼你的人。”梅小護勸誡道。

    “不,小護姐。我心傷了,他傷的我心碎。”

    110出警迅速5分鐘后,就化身便衣。

    李悅是見帥男眼睛發亮毫無抵抗力,看到穿著便衣的男子就貼了上去。

    “帥哥,我美嗎?”李悅眨了眨眼。

    “美女你真心的美,你手里拿著剪刀干嘛。”

    “我手里沒東西,不信你瞧。”李悅慌忙的把剪刀扔在地上。

    便衣男子給同伴遞了眼神,趁李悅不留神控制了她。

    “我的男人你都敢染指。”

    站在一旁的女警察瞪了眼李悅,反轉頭,“下次不準打扮的那么顯眼,記住。”

    “知道了,老婆。我還不是聽說你在這出任務,不然,這些小任務我怎么會上來呢。老婆,今晚我替你做你愛吃的。”帥哥警察當著眾人的面捏了女警察的臉寵。

    “肖隊,你就別在這撒狗糧了。你們是局里公認的模范夫妻,男帥女美,可惜我這單身狗沒人要。”小李嘆著氣說道。

    “小李,別這樣。叫你表姐替你介紹警花。”

    “警花?肖姐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找一個系統的,我想找那種白衣天使,就像所長找的那樣。”小李面笑道。

    “你當真要找我們醫院的?”梅小護紅娘的性子顯露出來。

    “是的。美女護士姐姐,你要替我介紹嗎?”小李笑著說道。

    “她怎么樣?”梅小護用手指了指墻上的照片。

    “她會同意嗎?我就是一個小警察而已,工資又不高。”小李低著頭說道。

    “只要你們相愛,不要談錢。談錢的婚姻到頭來都是不幸福的。”梅小護說服道。

    “嗯。不知護士姐姐,有沒有她的聯系方式?能不能今天下班后把她給約出來。你放心,事成后我會封個大紅包。”小李笑著合不攏嘴說道。

    “當真?”梅小護說道。

    “嗯,當真。”

    “哎呀,那提前恭喜小李了。”肖隊長笑著拍了拍小李的肩頭。

    “肖隊,事情都還沒八字一撇呢,人家同不同意,還不一定呢。”

    “別喪氣。只要人能約出來,那么就有戲。不說了,我要回隊了,你好好的替我照顧好你的嫂子。”

    肖隊對著隊員說了句收隊直接把李悅帶走了。

    “小李,我先回所里。你就在這里待著,好好的跟美女姐姐說說。”

    “謝謝嫂子。要是沈所長打電話來問,你就說我還在醫院替人做筆錄呢。”小李紅著臉說道。

    “知道了。”女警對著小李揮了揮手按了電梯鍵。

    梅小護見女警走開,走到小李面前道,“其實我跟你說的再多也沒用,你要讓盛櫻幫你一把。”

    “找盛醫生?你不是紅娘嗎?為啥要找她。”小李不解的問道。

    “櫻子跟護士長在科里的關系最好,我都抵不過她的十分之一,我只能替你說說,思想工作還是要讓盛櫻幫忙。

    等會你就跟你所長打電話找個借口去他家混飯吃,順便讓盛櫻把護士長約過去。這么機會就是這樣制造出來的。”梅小護拿出做軍師風范謀劃道。

    “可誰敢晚我不敢去所長家,他再三打過招呼,今晚不要去打擾他。我看我的事情推遲一下吧。”小李低著頭說道。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