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外掛傍身的雜草TXT下載 > 外掛傍身的雜草 > 第515章 我今天發了毒誓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515章 我今天發了毒誓


    木長壽完成化魔狀態。

    “師兄,我來了。”

    木長壽開口,聲音冰冷,周圍的環境都好像變成了冰天雪地似得。

    冷颼颼。

    同時,周葉有些奇怪,這冰冷的語氣,再加上這句話其中隱含的意思,為什么有些奇奇怪怪的。

    “來吧!”

    周葉怒吸一口二氧。

    活動了一下肩膀,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示意木長壽,師兄很牛逼,你盡管來就可以了。

    木長壽收到。

    左眼瞳孔當中,倒映著的魔樹靜靜地在那里。

    就好像有著什么魔力一樣,吸引著周葉朝著那顆魔樹看了過去。

    眼里的景象,有些模糊,周葉感覺有那么一絲困倦。

    一絲絲魔氣,在周葉的身體周圍環繞著,逐漸要將周葉包裹。

    感知著身體周圍的魔氣,周葉沒有絲毫反抗。

    “小師弟的魔瞳雖然能夠影響我,但這是在我主動愿意被影響的情況下,如果在平常的狀態,就算心魔已經誕生,小師弟想要影響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周葉內心里琢磨著。

    而真身上,魔氣已經將周葉徹底的籠罩。

    龐大的心魔幻境如同畫卷一樣徐徐展開。

    周葉感覺自己面前的景象開始有了變化,從模糊到清晰,從青虛山變成了一處從未去過的深山野林。

    “這是什么鬼地方?”

    周葉有些愣神。

    抬起右葉,觸碰了一下身旁的一顆大樹。

    葉尖刺入了大樹,一種虛幻的感覺襲向心頭,這讓周葉感覺很不真實。

    “雙方的修為差距還是有些過大,如果這個差距縮短,甚至處于平級,那么此時的心魔幻境應該是真實的世界。”

    周葉饒有興致地點評著。

    內心的深處。

    “不!!!”

    心魔,與周葉一模一樣。

    此時的表情,猙獰無限。

    它怒火中燒,額頭上青筋顯露,雙拳也緊握了起來,不斷在抗爭著。

    無邊的魔氣拉扯著它,想讓它強行誕生,并且出現在那虛幻的心魔幻境內。

    “放開,你給我放開啊!”

    心魔含淚怒吼。

    這都是什么事兒。

    你們師兄弟之間嘗試魔瞳的作用以及效果能不能不要帶上我心魔。

    這和我心魔有什么關系啊。

    “周葉……我,恨你!”

    心魔痛哭失聲,依舊沒有放棄生的希望,還在不斷的掙扎著,想要逃離,想要不被那恐怖魔氣拉扯出去。

    此時的心魔只有自保的力量。

    因為它還沒有真正的誕生在周葉的內心里,所以它無法發揮出那一份屬于它的心魔力量。

    如果能行。

    心魔根本就無懼魔瞳的力量,因為心魔的修為境界同樣是不朽境中期,甚至如同周葉一樣,比尋常的不朽境中期修行者要強大太多太多了。

    外掛爸爸讓周葉的實力成為同級最深厚沒有之一,而周葉也對心魔的力量影響,讓心魔和他成為同一個層次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么單獨一個心魔就能價值無數積分的原因。

    外界,青虛山懸崖邊。

    木長壽的左眼內。

    魔樹迎著風,樹葉嘩啦啦的。

    瞳孔內的景色讓人第一眼看到就感覺魔樹非常的孤寂。

    丹田內。

    玄丹在高速旋轉著,木長壽逐漸有些虛弱。

    師兄的修為境界還是太高,只不過影響了師兄半個呼吸的時間,自己就有些不行了。

    “必須要想辦法讓魔瞳的作用變得持久起來。”

    木長壽內心思索著。

    同時,對實力追求得更加迫切了。

    只要在師兄對敵的時候,自己能夠影響到敵人一點點,那么他相信,以師兄的實力,足以秒殺對方。

    只要自己變強了,那么這個想法就會非常穩妥。

    心魔幻境內。

    周葉站在半空當中,葉尖上已經有劍芒在吞吐。

    心魔幻境在顫抖,周葉知道,小師弟支撐不了多久了。

    而心魔,還未出現。

    場面有些怪異。

    “心魔老弟,你還是趕緊出來吧,這心魔幻境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啊。”周葉嘆息著。

    心魔冷笑。

    出來個屁。

    你叫我出來,我就出來,那我多沒有面子。

    不去!

    心魔死命抵抗。

    它心魔今天發毒誓,它今天要是出去了,那就天打五雷轟,直接將它碾壓成渣。

    從旁觀的角度看來。

    這樣的想法就很妙。

    只要不用被周葉吸收煉化,別說被天罰弄死,就算是被別的生靈弄死,也算是一種得償所愿的死法。

    “嘭!”

    半空當中,炸響傳開。

    魔瞳的威力展開,由無邊魔氣凝聚,倒映了周葉真實內心的心魔出現。

    “這是魔瞳所凝聚出來的心魔?”

    周葉有些詫異。

    趁著那心魔好像在感悟什么,周葉的右葉閃電般地竄出,隨后卷起心魔就開始煉化。

    “吼!”

    心魔感受痛苦,開始咆哮。

    周葉沒有理會。

    而他自己的心魔,更害怕了。

    “好特么的無情,連交流兩句的機會都不給。”

    心魔(*。>Д<)o。

    這株草好恐怖。

    吸收完心魔的周葉,渾身抖了抖,只感覺快樂無限。

    由魔瞳制造的心魔,給他提供了五千萬的積分。

    雖然數目并不多,但是周葉就很滿足。

    別的生靈都不懂,這種比較便宜的心魔,是可以量產的。

    而自己內心的那種心魔,才是奢侈品。

    內心角落。

    “無情、殘忍、沒有人性!”

    心魔很驚慌,張嘴就有綻放金光的蓮花冒出。

    有點遺憾的是這些并不能詳細描述,如果詳細描述,那就是“***”。

    一長串,想想就有些可怕。

    “舒坦。”

    周葉感嘆一聲。

    “咔!”

    心魔幻境堅持不住,最終碎裂。

    周葉感覺恍惚了一下,回歸了現實。

    看著站在面前,神情冰冷,但是藏不住疲憊之色的木長壽,周葉抬起葉尖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小師弟,辛苦了。”

    “師兄,沒事的。”

    木長壽淡淡道。

    隨后,魔氣消散,木長壽瞳孔的異象散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氣喘吁吁。

    額頭上,都在冒汗。

    “小師弟,有沒有感覺魔瞳的異常,有沒有后遺癥?”周葉問道。

    木長壽仔細地感知了一下,隨后搖搖,回答道:“后遺癥沒有,就是我現在特別的虛弱,玄氣消耗干凈了不說,我感覺我半天之內完全無法動用武力。”

    周葉明白了。

    “這就算是后遺癥,半天之內不能動用武力。”

    頓了頓,周葉繼續說道:“以后你要小心了,如果你和敵人交手的時候動用了魔瞳,能直接干掉對方最好,如果干不掉,那就直接跑路。”

    “師兄放心,我肯定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的。”木長壽點頭。

    “那就好,打不過轉身就跑路是很正常的事情,一點都不丟人。”

    周葉笑了笑。

    “好了,把這片草葉煉化了,不僅僅能治療,還能放松你的心神,很有作用的。”周葉自斷一葉,對木長壽說道。

    木長壽接過那片草葉。

    神色有些復雜。

    這是師兄的真身。

    可是,真香啊。

    木長壽煉化著那片草葉,感覺師兄就是一株行走的恐怖靈藥。

    不僅僅戰斗力驚人,并且治療的能力也異常的恐怖。

    草葉煉化完,木長壽輕松了許多,沒有剛才那么虛弱了。

    “休息會兒吧。”

    周葉將斷裂掉的葉尖恢復了過來,隨后躺在地上,貼著土壤。

    “好。”

    木長壽躺下,緩緩吸收天地靈氣補充玄丹里消耗掉的玄氣。

    周葉看著扭曲的太陽,意識已經沉入了內心角落。

    在那里,有著一大坨魔氣在沸騰著。

    周葉有些想不懂。

    “心魔老弟,以咱倆的關系,你不覺得你應該早點誕生,然后我們哥倆好早一些日子相見嗎?”周葉問道。

    “你給我滾哦。”

    心魔不屑。

    什么他娘的關系。

    我心魔和你周葉有個屁的關系,有關系也是仇人的關系。

    “我是拿你當兄弟看待的,你對我卻是這種態度,你讓我很心傷啊。”周葉有些無奈,同時感覺有些痛心。

    這心魔一點都沒有骨氣。

    “老弟,你雖然是心魔,但是你也有修為,也算是修行者,你應該有無所畏懼的勇氣才對,只要有了這樣的勇氣,你將會無往不利!”周葉鼓勵著心魔。

    然而。

    心魔根本就聽不進去。

    無往不利?

    說什么呢,明明就是處處碰壁。

    “商量一下,你還是誕生吧,反正你不可能永遠都在抵抗的。”

    “你誕生了之后,我不直接弄死你,我就吞九成,然后你慢慢的恢復,等恢復完我再吞你九成,一次循環,你覺得怎么樣?”周葉問道。

    周葉覺得從未見過自己這么仁慈的大修行者。

    要是別的大修行者遇到他這樣的情況,什么都不說了,直接吞了就是。

    但是周葉覺得這樣不太好。

    一點都不懂得什么叫細水長流。

    割韭菜它不好玩嗎?!

    “我覺得這樣很不好。”

    心魔拒絕。

    開什么玩笑,你周葉心里在想什么,我心魔還能不知道嗎?

    想細水長流,那是不可能的。

    “我不要你覺得,我只要我覺得就可以了。”

    “我覺得這個提議就很不錯,如果你不愿意,那我把你徹底吞了,重新造一個乖一點的心魔。”周葉語氣認真,就好像真的似得。

    “還能不能有點魔權了?!”

    心魔憤怒的同時,又感覺很委屈。

    (((//Д//)))

    “從了我吧,老弟。”周葉微笑。

    心魔氣炸。

    寶寶魔委屈,寶寶魔想哭。

    “我今天發了毒誓,明天好不好?”心魔極沒有尊嚴地問道。

    “那我等你哦。”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