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都市小說 > 我真沒想出名啊TXT下載 > 我真沒想出名啊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四千字一章!)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五百七十三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四千字一章!)


    “事情經過?沒什么經過?對!我就是打他怎么了?我就是看不慣這棒子的態度!”

    “他算老的,在老子的地盤上撒野!馬勒個巴子,一副伸過臉給我打的樣子,我特么不打他,我還真成他孫子了……理由?沒有理由,就是想抽他!”

    “你問我后悔?我告訴你,我還真后悔了,讓他嘴巴臭,讓他說我姐夫壞話,我還真后悔沒有再打他一巴掌,我特么現在后悔只抽一巴掌……”

    “還真無法無天了這棒子,他算個鳥東西,還敢跟我家姐夫比?”

    “垃圾!”

    “草……”

    臺島局子里。

    王昊面對著警務人員的審訊,毫無任何隱瞞,二話不說全部交代了。

    交代完以后認錯態度很不好,還看起來一副一點都不后悔還打輕了的不服輸模樣。

    這讓警務人員搖搖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暫時將他拘留了。

    打架并不是什么犯罪,而且李多俊只是挨了兩巴掌,經過醫院治療報告也沒什么問題,只是臉腫脹了一點而已……

    當然,警方那邊暫時也沒辦法對王昊怎么樣,只能暫時先拘留著打電話叫他們的家人和公司人過來……

    另一邊魏胖子也剛從審訊室里走出來,在看到翹起二郎腿坐在拘留室外的王昊以后,兩人相視一笑,頗有一種基情滿滿的感覺。

    從警務人員無可奈何的眼神來看,魏胖子在審訊室里也并沒有什么良好的認錯態度。

    “來一根……”

    “好。”

    魏胖子給王昊遞了一根煙,兩人就這么抽了起來。

    “你怕不?”魏胖子看著王昊突然問道。

    “怕什么……”

    “你剛起步,這個時候碰到這檔子事……對你未來的星途可能影響很大……”

    “怕什么,這一巴掌打得很爽,你看他那拽得跟二百五一樣的囂張樣,其實我早就想抽他了,就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嗯,我本來以為只有我想抽他,沒想到魏導你也想抽……”

    “沒辦法,忍無可忍無需再忍嘛,不過話說回來,其實我們確實應該反思一下了……”

    “什么?”

    “其實速度快一點的話,抽了一巴掌還能再踹一腳,就是速度慢了一些……”

    “是啊,挺遺憾……”

    這兩人一邊抽著煙,一邊探討著抽李多俊的心得,言語之中和神情方面不免有些遺憾。

    總之……

    一番唏噓過后,兩人同時搖搖頭。

    大概半個小時以后,門開了。

    隨后吳婷婷急匆匆地從外面走進來,看到魏胖子遺憾氣得臉都白了。

    “魏胖子,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嗎!”

    “我知道啊,我抽了那個棒子……”

    “你知道你這件事會給我們“遠程”造成多大的影響嗎?你知道我要為你擦多少屁股,做多少公關嗎?你這么大人了,你能不能成熟點!”

    吳婷婷走進來以后二話說就抓著魏胖子手拖到隔壁房里就是一頓數落教育,這一副表情簡直是恨鐵不成鋼……

    魏胖子被吳婷婷這么一通教育,下意識就低下頭不敢還聲。

    王昊則是一臉幸災樂禍!

    魏導還真倒霉。

    不過幸災樂禍沒多久以后,他發現王矜雪冷著臉走了過來。

    看到自家老姐以后,他頓時縮了縮腦袋。

    “姐,你怎么來了?姐夫呢?”

    “……”

    “姐,你別不說話啊……”

    “……”

    “姐,你倒是說說話啊,你別這樣一直看著我好嗎?我……”

    “……”

    “姐,都是那棒子的錯,那棒子侮辱姐夫是縮頭烏龜,我氣不過啊,你知道我的,這棒子就是可惡……”

    “……”

    “真不是我的錯,真的!”

    王昊看到王矜雪一聲不吭冷著臉看著他以后,頓時被嚇得急忙解釋起來。

    在他的印象中,自家姐姐還是第一次露出這種表情看著人過。

    王矜雪盯著王昊看了一陣以后,終于搖搖頭。

    “打舒服了?”

    “舒……舒服了……”王昊微微看王矜雪一眼,隨后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你抽煙了?”

    “抽了一點。”

    “以后不許抽了,知道嗎?”

    “知道。”

    “律師我已經幫你請好了,這件事吳婷婷那邊公關會處理,你態度上要稍微端正一點,寫一份道歉申明,說明來龍去脈……”

    “我不寫!”這個時候,王昊突然抬頭看著王矜雪。

    “什么?”王矜雪冷冷看著他。

    “我……我……我不寫……我沒有錯……”王昊深深呼了一口氣“他嘴臭,他就該打!”

    “……”王矜雪隨后不說話,一直看著王昊。

    “姐……你……”王昊激動的表情稍微有些萎靡了下來“姐,我知道這件事對公司造成很大的影響,我一人做事一人當,和公司沒什么關系,我……”

    “這個時候逞個人英雄主義了?”

    “姐,我不想讓你為難……”

    “你暫時先清醒一下吧,我走了,爸媽馬上就過來了,他們會接你走的。”

    “姐,什么,什么意思?爸媽接我走?我……姐,別走,別走啊。”王昊一時間突然就慌了起來。

    ……………………………………

    “陸遠先生,您請坐,這是上好的西湖龍井,是特地從你們那里運過來的……”

    “陸總……我們合個照吧。”

    “陸總,我們家女兒特別喜歡你的歌,你能不能幫我簽個名?”

    “陸遠先生……”

    “放心,陸遠先生,這件事不是大事,我們警方一定會秉公處理的,不會造成太大的負面影響的……”

    “對,其實從這件事的本身來看,我覺得這個李多俊也是出言不遜在先,雖然魏導和王昊兩人打人不對,但從情理上也算是情有可原的……”

    “……”

    陸遠來局子里了。

    但是。

    很坑爹的是當陸遠摘掉口罩以后,陸遠瞬間被一幫警務人員給圍了起來。

    這些人很激動也很熱情,陸遠還沒有了解魏胖子和王昊的打人情況呢就被要了十多個簽名同時“被放心”了好幾次了。

    場面一度讓陸遠覺得不知道該說啥……

    我都不知道什么情況呢就讓我放心?

    這……

    這就挺尷尬啊。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以后,門開了。

    王矜雪和吳婷婷兩人同時走出來。

    一個面色冰冷,一個臉色也不怎么好看。

    總之……

    都挺生氣。

    警務人員和識趣地給他們留出了一個位置。

    魏胖子和王昊兩人是跟在后面的,當他們灰溜溜地走了出來,看到陸遠以后,兩人下意識低下頭。

    他們心虛了。

    雖然他們出發點是一腔熱血,但他們也知道這么一打的后果其實也挺惡劣。

    總之,后續一系列東西需要找公關消耗不少精力和財力。

    吳婷婷和王矜雪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后也沒好氣地離開了。

    他們準備找律師給這倆活寶好好處理一下。

    拘留室里,兩人都不太敢看陸遠。

    “你們兩人沒被打吧?”

    陸遠看著兩人全身上下還好的時候倒是心里松口氣,頓時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

    “沒……”

    “這李多俊和我們是井水不犯河水,他怎么就惹到你們了?”陸遠坐下來無奈地看著這兩人。

    “他侮辱我們公司!”魏胖子抬頭。

    “他侮辱我們公司什么了?”

    “他侮辱我們公司是皮包公司,草臺班子,而且還侮辱你是一個只懂得縮頭的烏龜……我氣不住就給了他一巴掌……我們打得不重……”魏胖子偷偷看了一眼陸遠“阿遠,我們知道錯了,要罰款什么的從我工資提成里扣,獎金里扣也沒關系……你打我們也沒關系……如……如果要道歉的話,我們也寫道歉申明……”

    “魏胖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你第二次打人了吧……你說你知錯了?”

    “是……這次是真的知錯了。”

    “你知道你錯在哪里嗎?”

    “我……我知道……”

    “姐夫,我不覺得我們錯了,我……”王昊這個時候突然插嘴。

    “你先閉嘴!”陸遠瞪了王昊一眼。

    “……”王昊萎靡了。

    陸遠搖搖頭站起來,隨后又嘆了口氣。

    “魏胖子……你現在要清楚我們是什么身份,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在沈連杰和女朋友在車里活動的時候朝他車里扔鞭炮的窮導演了,你現在好歹也是圈內赫赫有名的新銳導演了,你就不能成熟點嗎?”陸遠看著魏胖子,這一刻是真有些恨鐵不成鋼。

    王昊聽到這的時候瞬間一臉激動!

    瞬間就豎起耳朵八卦了起來。

    魏導還有這驚人的往事!

    “我……我知道……”魏胖子低下頭“這件事,我確實沖動了!”

    “大庭廣眾當著這么多記者的面打人,你知道這件事影響有多壞,多惡劣嗎?”

    “我知道……”

    “你現在知道錯了嗎?”

    “我不該打人……對不起,阿遠……”

    “你錯的是這個地方嗎?你錯的是不該打人的地方嗎?”

    “啊?”魏胖子抬頭。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錯的不是你打人,而是你在大庭廣眾下打人,你是一個有身份的人,你就不能等沈連杰,呸,你就不能等李多俊落單的時候自己戴個口罩化個妝套上麻袋狠狠打他一頓?一定這么光明正大打人做什么?你逞英雄?你特么覺得打人很光榮了,要不要讓我給你頒一個最佳打人獎?”陸遠沒好氣地瞪了魏胖子一眼。

    “不……這個獎還是……算了……”魏胖子心臟一震,看著陸遠一本正經的模樣突然就一陣恍惚。

    好像……

    很有道理的樣子。

    王昊呆住了!

    他感覺自己的世界觀特么在這一刻都被顛覆了。

    他本來以為自家姐夫看到他們以后,會和姐姐一樣訓斥他們一頓,或者干脆直接罵他們一頓也正常。

    但是……

    他沒想到自家姐夫竟然是這個意思!

    我們錯的地方并不是我們打人,而是打人的方式不對?

    這……

    就在這個時候……

    “陸總,李多俊來了,警方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能私下處理一下,盡量不要鬧大……”

    “我先去見見李多俊,你們兩人就好好呆在這里反思一下……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一個是未來的華夏大導演,一個是未來的華夏天王級搖滾歌手,別整天跟小孩子一樣連打架都打不來……”陸遠看了看兩人以后又是搖搖頭,留下這句話以后轉身離開。

    ………………………………

    “啊,李先生,你好你好,李先生,您沒事吧?”

    “陸遠,這件事,我不會善罷甘休的,我也不會私下解決的,我會告你們!告你們公共場合惡意傷人!”

    “李先生,我覺得我們華夏應該以和為貴,大家一起和氣生財,你覺得呢?”

    “陸遠,你別來這一套我告訴你!你別以為你在華夏一手遮天,我告訴你,我不怕你!”

    “李先生,你別這樣啊,有話好好說……”

    “陸遠!你別過來!”

    “好,好,我……我不過來……”

    李多俊在看到陸遠露著憨憨笑容,微微抬起手的時候,下意識地微微退了一步。

    不知道為什么,他有些怕陸遠。

    越是笑瞇瞇的陸遠,他就越怕。

    “陸遠,我今天到這里來不是和你和解的,而是跟你說……”

    “李先生,這件事真的沒有余地了,一定要鬧到法庭上見了?”

    “一定!”李多俊操著蹩腳的華語點點頭。

    “哦……李先生啊,其實呢,我們華夏有一句話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陸遠笑瞇瞇地看著李多俊。

    “什么話?”

    “叫敬酒不吃吃罰酒……李先生,其實,我覺得我們是朋友,不要為了這點小誤會而鬧得不可開交,這樣,真心不好的。”

    “你威脅我?”

    “沒……我可是一個老實人,威脅的事情我是不敢做的,就是呢……大家和氣生財不是?”

    “陸遠,從今天開始,我會一直告你的公司,直到告到你的公司倒閉,別以為你在華夏就一手遮天了,我告訴你,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李多俊看到陸遠笑瞇瞇的表情以后很不舒服。

    “哦哦哦……”陸遠依舊笑瞇瞇的“我還是那句話,李先生,我希望你能考慮一下我們的友情和我們的未來,畢竟,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要好不是嗎?”

    “哼!”李多俊盯了陸遠一眼,不顧警務人員的好心勸說在助手的幫助下轉身離開。

    “一路順風啊,李先生。”陸遠并不生氣,反而笑得越發燦爛了。

    等到李多俊離開以后,陸遠收起了笑容拿出了手機給周帥發了一條短信,然后回到了休息室。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