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都市小說 >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TXT下載 >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 第1239章 小心使得萬年船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1239章 小心使得萬年船


    穆婉想想也是,那個時候她回國就是為了邢不霍,嫁給項上聿有她的目的,他們會彼此傷害的更深。

    項上聿平時吊兒郎當,好像漫不經心,也沒有真心的模樣,但是他卻能洞悉人心。

    “你現在有沒有愛上我?”

    項上聿直白的問道。

    “嗯?”

    穆婉看向項上聿,腦子里思索著答案。

    項上聿看她沒有回答,已經了然,“也好,至少沒有直接說沒有,或者直接說愛上了,你這兩種答案我都不相信。

    現在才是你最真實的狀態。”

    至少,是真心對待這件事情,而不是敷衍和狡詐,以及欺騙了。

    “我們現在去吃飯吧,皇后出事了,今天就要回去了吧?”

    穆婉問道。

    “我已經喊了直升飛機過來,我們到岸,就要離開,可能我吃不到你做的晚飯了,楚源涉及其中,另外的一批人是我母親那邊的,我要緊急處理。”

    “好,我陪你一起去。”

    穆婉說道。

    “也行。”

    項上聿牽著穆婉的手,回去了房間。

    助理廚師把穆婉做好了的飯菜端過來。

    項上聿掃了一眼,“這些都是你做的?”

    “確切的說,是我今天跟廚師學習了后做的,我已經知道怎么做了。

    你嘗嘗,好不好吃?”

    穆婉說道,給項上聿夾了一塊鱈魚肉。

    “嗯,挺好吃的。

    我覺得比廚師做的好吃,主要廚師只是任務,你有一分心意在里面。”

    項上聿笑著說道。

    穆婉覺得,其實項上聿的性格,還挺討女孩子喜歡的。

    幽默,風趣,對女孩子大方,也會奉承著女孩,哄女孩子歡心,“那個斯溫以前是你女朋友吧,你們怎么分手的?”

    “斯溫?

    當然不是,我肯定是看不上她的,她小時候就追我,一直追不上,后來我明確的告訴她,要么當兄弟,要么當陌生人,她就選擇當兄弟,過去幫我訓練戰士了,怎么了,你怎么突然提起她?”

    項上聿不解地問道。

    穆婉悶著頭吃鱈魚。

    她小時候就看到斯溫經常和項上聿在一起。

    斯溫也說她是項上聿的女朋友,經常欺負她,作威作福的。

    原來,她不是他的女朋友。

    “這么說來,你沒有交過女朋友?”

    穆婉問道。

    “不知道那個親都沒有親過的傅鑫優算不算,如果不算她,我覺得我和你比虧死了,你有陸博林,還有邢不霍,你是確定和陸博林交往過的,你也確定是嫁給邢不霍的。”

    項上聿說著說著不悅了。

    “但是我的第一次是給你的。”

    “你的那第一次,如果不是我非要,你會給我?”

    項上聿說道這里,更覺得虧了,“我也是第一次好嗎?

    不行,你得補償我。”

    “你要怎么補償你?”

    穆婉擰眉。

    “一頓飯不夠,你得做十頓飯。”

    項上聿霸道道。

    穆婉覺得好笑,只要十頓飯,他的要求也太低了一點,“我給你做二十頓飯。”

    項上聿也覺得自己說的少了,擰起了眉頭,“二十頓飯后,還有嗎?”

    穆婉抿著嘴巴往上揚起,瞟了項上聿那一本正經的樣子一眼。

    “有。”

    項上聿這才松了一口氣,也露出了笑容。

    “還是老婆好,我們的穆婉,知道疼男人了。”

    穆婉覺得害羞,“趕緊吃你的吧,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知道了,夫人。”

    他們吃完飯,船也快要靠岸了,項上聿的飛機已經到了。

    “我們現在就走了。”

    項上聿對著穆婉說道。

    穆婉點了點頭,去房間快速的收拾了行李,就跟著項上聿離開了。

    一小時后    項上聿和穆婉本來想去醫院那邊看皇后的,但是皇后的遺體被特殊處理起來,華錦榮不肯,說是要等人到齊了一起看。

    白雅也在來的路上了,大約還有一小時就能到皇宮。

    華錦榮邀請了項上聿,穆婉一起去皇宮。

    “會不會有詐?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要是華錦榮硬是要定你罪怎么辦?

    皇宮是他的地盤,他有可能狗急跳墻。”

    穆婉擔心道。

    “你擔心的事情也是我擔心的,現在的華錦榮有些不理智,甚至是瘋狂的。”

    項上聿說道。

    “要不這樣,我去皇宮,你別去。”

    穆婉說道。

    “你去皇宮太危險,華錦榮也會用你做人質。

    我帶著人進去,華錦榮皇宮里有多少人我還是清楚的。”

    “他不會允許你帶那么多人去。

    如果只是我去不會有危險,第一,錄像全部在你手上,這些都是你的籌碼,其次,白雅和我也算有一點交情,之前白雅找我幫忙的時候,我幫忙了,她是一個感恩的人,不會對我怎么樣的,而且,我會帶著呂伯偉過去,白雅也欠呂伯偉一個恩情,白雅又是代表了A國,現在華錦榮迫切的需要A國支持的,所以他不會動白雅,白雅會保我安全。”

    穆婉冷靜道。

    “我們不必去皇宮,穩打穩扎一點,就是等白雅過來后,華錦榮要查皇后被殺這件事情,肯定要公開的,他必須找我公正。”

    “你說,有沒有可能華錦榮玩刺殺?”

    穆婉擔心地問道。

    項上聿勾起嘴角,“這招很險,要是他沒有殺死我,我公開這件事情,他的位置坐不成,而且會被千夫所指,名譽掃地,畢竟,我為M國做出了很多貢獻。”

    “當初左群益真的刺殺顧凌擎,要不是顧凌擎命大,真的死了,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要做好最差的準備,其實,我對于華錦榮來說不足為懼,加上我和A國的關系,他不會對我輕舉妄動。”

    “你和A國沒有關系。”

    項上聿糾正道。

    穆婉不理會他耍小孩子脾氣,“我的意思是,你不要進皇宮,我先進,我先談談華錦榮到底想干嘛,你在外面籌備,做你的事情,我知道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你一個人去皇宮我不放心,蘭寧夫人現在恨不得你死,小心駛得萬年船,你剛才才說過的。”

    項上聿不同意她去。

    “其實還要一個辦法。”

    穆婉擰起來眉頭,眼神卻是堅定的……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