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小說 > 網游大相師TXT下載 > 網游大相師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王庭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六百七十六章 王庭


    “這玩意應該是一部武功秘籍,不過暫時還沒有找到懂梵文的人,所以我也不確定到底是什么武功,換不換?”

    不待左旸回答,獨步殺戮便又發過來一條信息,補充說道。

    “換!”

    左旸果斷應了下來。

    之前他在快活島神秘洞穴中得到的神秘秘籍的名字是四個字,只不過是“上卷”,而后來在活死人墓的室頂上看到的一小部分秘籍也是四個字,這次同樣是四個字,并且被標注為了“中卷”,這很自然的就會讓他將兩者當做同一種東西……盡管與之前得到的秘籍不同,這個“中間”通篇都是尋常人根本無法看懂的梵文。

    不過這難不倒左旸,懂得梵文的人他就認識一個——喬北溟,之前這個家伙在嶗山密道中發現的【修羅陰煞功】就是梵文,還不是被這個家伙完全翻譯了過來,并且練到了大圓滿境界?

    況且退一萬步來說,這【葵花寶典殘卷(三)】對于他來說本來也沒什么用,不管換一個什么秘籍回來,哪怕不是他正在找的【????】,其實也并不算什么損失,更何況在這個游戲里能夠被故意隱去名字的秘籍,本身就不可能是俗物。

    “好,你在哪?”

    獨步殺戮當即問道。

    “西域。”

    左旸答道。

    “這……西域那么大,又沒有地圖,我上哪去找你?”

    獨步殺戮郁悶的道。

    “要不我先給你留著,等我回去再說。”

    左旸笑道。

    “也只能這樣了,回頭見。”

    獨步殺戮回道,不過緊接著,又一條信息傳來,“西域是不是好東西特別多,要不我也去試試水?”

    “隨便你,死了別找我就行。”

    左旸無所謂的道。

    兩人的對話就這么結束了,這部殘卷也算是已經找到了下家,左旸也就不再將此事放在心上,安心跟著烏日娜等人趕路。

    ……

    烏日娜等人到底是左旸與海螺姑爺的任務NPC,表現的那叫一個人性化。

    左旸與海螺姑爺下線吃飯,他們就原地補給自由活動,左旸與海螺姑爺下線睡覺,他們就原地扎營休整待命。

    如此之下,加上眾人還都有快馬趕路,第二天他們就走出了沙漠,進入了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而等到傍晚的時候,一座建于雪山之下的雄偉城池已經出現在了面前。

    站在千米之外,便可以清晰的看到城池當中的一個巨大的圓頂建筑,這個圓頂之上不只是使用了金色的漆料,還是貼上了一層金箔,在昏黃的陽光之下依然映射出金碧輝煌的視覺效果,簡直不要太奢華。

    “那是我們韃靼人的王庭,怎么樣?”

    烏日娜用馬鞭指向了城池,頗為驕傲的給左旸介紹道。

    “很厲害。”

    左旸由衷贊道。

    “你要是成了我們的國師,再立下幾個戰功,父王高興了也會賞你一片土地,在那片土地上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建立這樣一座王庭都沒問題。”

    烏日娜又開始了自己的游說,可見她是真的看好左旸。

    “承蒙烏首領看得起,此事以后再說如何?”

    左旸模棱兩可的說道。

    他才不想去做什么勞什子國師,拋開個人與民族感情不提,之前他只是做了一陣子“代理宮主”就已經覺得麻煩的要死,早就想撂挑子不干了,就更別說什么國師了。

    不過眼下他有求于烏日娜,希望從她這里白嫖到提升【修羅陰煞功】境界的珍貴藥材,自然不能將話說得太死。

    “好,我們先進城。”

    烏日娜倒也沒有再說下去,只是笑了笑策馬奔在了前面,離家多日,她大概也有些想家了。

    剩下的韃靼人也是激動了起來,一個個大聲吆喝著韃靼人特有的號子跟了上去,這一刻他們是自由的,也是歡樂的。

    “大哥,我看這個姑娘八成是看上你了,極力想讓你成為他們的國師,帶他們飛帶他們浪呢。”

    望著韃靼人策馬狂奔的背影,海螺姑爺湊了上來,笑呵呵的對左旸說道。

    “帶不動。”

    左旸咧嘴笑道。

    “我看出來了,你一心只想從他們這拿藥材,就連那個邊關將軍楊駿也是可救可不救的意思,不過你要是不答應他們的要求,這個姑娘或許還好說話一些,就怕他那個可汗老爹不答應,那咱們就白跑一趟了……說不定到時候想走都走不了了,畢竟咱們是漢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算是他們的敵人。”

    海螺姑爺又有些擔心的說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以這游戲的尿性,烏日娜既然把我們帶到了這里,這應該就是個奇遇任務,既然是奇遇任務,進城之后就有很大概率可能遭遇一些特殊事件,而在這些事件中的選擇,才是決定我們最終收獲的決定性因素。”

    左旸笑道,“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盡量讓事件朝對我們有利的方向發展,其他的都是虛的。”

    “還是大哥看得通透,來都來了,還能現在調頭走么?”

    海螺姑爺也是點了點頭,說完就擺起了pose,“大哥你稍等一下,我截個圖,這韃靼王都真挺漂亮,發到論壇上肯定能引起水友們討論,極惡男子那家伙得羨慕死我。”

    ……

    有烏日娜帶著,進城自然十分順利。

    不過城門守衛依舊還是投來了帶有敵意的目光,只因左旸與海螺姑爺的外貌與穿著,一眼就看得出來并非他們的韃靼人同胞,而是漢人。

    也是進城之后,左旸與海螺姑爺終于看到了不同的景象。

    路的右側有很大一塊地方依舊留著焦黑的火燒痕跡,甚至有很多燒毀的廢墟也沒有處理,就那么千瘡百孔的擺在那里,與那座王庭的金碧輝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據左旸所知,楊駿燒了韃靼王都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半年的時間,應該足夠韃靼人處理這些痕跡了才對。

    “我父王說,這些廢墟留在這里,是為了提醒韃靼人不要忘記那天所受的恥辱與傷害。”

    大概是看出了左旸的疑惑,烏日娜特意介紹了一句。

    “……”

    左旸沒有接話,只是微微頷首。

    看樣子這個可汗也是個狠人,好在烏日娜已經欠了自己人情,關鍵時刻應該會站在自己這一邊,只要自己不是太浪,性命應該還是有些保障的。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