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傲世塵途TXT下載 > 傲世塵途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老狐貍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老狐貍


    “冶家算什么,怎么能和蕓兒的老師相比呢?”上官卿蕓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這話若是放在之前,上官正肯定要嗤之以鼻。

    可現在,看到那綠瑩仙衣的強悍后,上官正心中開始思索這個問題的正確性。

    和冶家相比,風塵這樣一個單獨的老師,能否憑這一手鍛造功夫分庭抗禮。

    這樣一個問題,放在任何一個智商正常的修者眼里,都是沒有可比性。

    一個單獨的個體,怎么可能和一方大家族相提并論?

    就算你鍛造能力再頂尖,冶家依舊可以做到數量取勝。

    可上官正卻并不能接受這個答案,因為他看到了綠瑩仙衣,心中產生了一個疑問。

    冶家,真的可以鍛造出這等高級災厄之器嗎?

    思考的范圍,已經不僅僅是在冶天塵和風塵之間,而是風塵和冶家。

    而最后的答案,也讓上官正眼前一亮。

    冶家不能,這樣的高級災厄,天下少有!

    而更重要的一點在于,像這樣的高級災厄之器,風塵幾乎是以批發的產量產出。

    七個學生里面,竟然清一色都擁有了這種高級災厄之器,而且還僅僅只是這兩個多月新接觸的學生。

    那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只要風塵愿意,他甚至可以鍛造出成百上千的這種災厄之器,贈予他人。

    “倘若,我上官家能人手一件這樣的災厄之器,實力直接可以和一流勢力媲美,借著這個優勢不斷擴大,就算壓過冶家,也完全不是問題。。。可惜,按照他的說法,他應該已經有了歸屬,難怪,他會那般信誓旦旦。”

    突然想到了風塵之前在商談上官卿蕓三人婚事時,曾經以假設的方式,提到了紫羽城,當時上官正還以為只是隨口一說,結合現在得到的新信息,上官正很快就想到了某種可能。

    這位塵老師,很有可能便是紫羽城麾下的修者,只是不知為何,會跑到天篤學院去任職。

    “等等,難不成,連整個天篤學院,其實都是紫羽城的下屬勢力?!”上官正又想到了另一種恐怖的可能,卻偏偏,就是眼下的正確形勢,只不過,上官正在某些方面想錯了。

    “難怪紫羽城能招募到那么多的年輕俊才,原來天篤學院是他們暗中建立的,想來其中不少都是從天篤學院抽調走的精銳學生,這么說起來,該不會蕓兒她們,早就被紫羽城看重,所以這位塵老師這一次才會上門勸說。。。還是說,是故意借著我這條線,想要潛入世家大會?”

    上官正不愧是一家之主,說不上有多么的雄才偉略,一般的陰謀詭計還是玩得轉,想通了一件事情后,很快便順藤摸瓜,將一系列的可能都挖掘了出來,雖然總體上有所出入,結果卻和真實相差無幾。

    想到這里,上官正深深的看了一眼上官卿蕓,臉上露出了復雜的神色。有老懷感傷的落寞,也有對子女成才的欣喜,更有一絲作為人父,無法幫助子女反倒拖累的愧疚。

    “爹爹,你在想什么呢?”上官卿蕓看著怔怔出神的上官正,揪起了他的山羊胡,問道。

    “呵呵,爹爹在想啊,我們家的小姑娘,不知不覺已經出落得如此標致,是不是,心中已經有了心上人,所以才會不愿意嫁給那位冶天塵大少爺呢?”上官正一掃眼中陰郁,笑道。

    。。。

    “上官家主竟然親自來訪,還真是讓我這個當客人的受寵若驚啊?”

    和學生們商議完世家大會的事情大約半個時辰后,就在風塵準備入定修煉時,院子里突然一股熟悉卻陌生的氣息傳來,叫風塵瞬間察覺到來者的身份,主動出門相迎。

    “塵老師實力強勁,老夫佩服!”

    上官正詫異的看著風塵,根本沒有想到風塵竟然能察覺到他的來到。

    雖然沒有刻意隱藏氣息,可上官正也不是大剌剌的進來,想要察覺,

    必須得是同級修者才有希望,卻沒有想到竟然會被風塵發現。

    “呵呵,當老師的,自然要對這些基礎的東西了如指掌才行,不然也教不了學生。”

    風塵聞言一愣,旋即解釋道。

    “看來塵老師的確是一位難得的良師,卻不知道,紫羽城的年輕修者中,又有多少位出自塵老師您的門下呢?”上官正恭維道,說出的話,卻叫風塵眉頭微皺。

    “上官家主,你這話是什么意思,請恕塵某不能理解。”風塵反問道。

    “呵呵,塵老師何必繼續隱瞞,天篤學院和紫羽城是什么關系,想必塵老師心知肚明,不然的話,您又何必要在一開始,提到紫羽城呢?”上官正笑道。

    風塵臉色的不自然,其實已經是一種肯定,現在不過是在強裝罷了。

    “天篤學院和紫羽城?上官家主,請恕塵某實在不明白你的意思。”風塵聞言一愣。

    這天篤學院什么時候跟紫羽城能扯上關系了?

    就算扯上了,那也只是最近幾天的事情,上官正就算消息再靈通,也不可能未卜先知吧?

    “塵老師,老夫此番是打算和你好好談談世家大會之事,若是你一再隱瞞,未免有些不夠意思!”上官正皺眉道。裝一裝也就算了,一直裝下去那就讓人討厭了,在上官正看來,風塵現在就是在揣著明白裝糊涂,卻不想,風塵其實壓根不知道上官正說得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上官家主有什么打算?”風塵聞言正色道。

    不知道歸不知道,風塵至少能看出,上官正的態度十分認真,不像是在胡言亂語,加上有波動之力打底,風塵壓根就不擔心上官正欺騙他。

    “塵老師此行是打算借我上官家潛入世家大會,暗中控制世家大會的結果,倒向紫羽城吧?”上官正問道。“的確如此,不知上官家主有何見解?”風塵心中一凜,問道。

    “塵老師不必緊張,既然您是蕓兒他們的老師,自然也是我上官家的貴客,老夫當然不會害您,反而會在這件事情上幫助您一二。”上官正恢復了方才的恭敬態度,讓風塵察覺到了什么:“上官家主你的意思是,你打算投靠我紫羽城麾下不成?”

    “正是如此,不單單我上官家,一些和我上官家交好的二流家族,老夫也可以派人前去游說,讓他們投入紫羽城的麾下,雖然只是綿薄之力,也望塵老師不要嫌棄。”上官正拱手道。

    “說說看上官家主你的條件吧。”風塵眼睛微瞇,透露出一抹狡黠的光芒。

    “呵呵,塵老師果然是聰明人,其實老夫也沒有什么條件,只是希望能借著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機會,在投靠紫羽城后,能盡可能地得到一些優待而已,最大的期望值,也就是能成為一流水平的家族。”上官正笑道。

    這條件提得的確中肯,畢竟一流家族也不過就是有三重境尊者的水準,目前上官正已經是二重境巔峰的強者,只要修為更進一步,便是那三重境尊者,實行起來并不困難。

    也因此,“若只有這樣的條件,答應上官家主你不難,只是塵某很好奇,為何上官家主你會如此輕易就做出決定,就算你知道我是紫羽城的人,也不可能這般干脆吧?”風塵疑惑道。

    單單從波動之力感應,風塵確定上官正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話,可越是這樣,就越讓風塵迷惑不解,究竟上官正是看中了什么,才會做出這種決定來。

    而且也相信,紫羽城絕對有能力,能讓他上官家成為一流家族。

    “塵老師過謙了,您待我小女們如此好,更是贈與了那般珍貴的靈器,老夫又怎么能辜負塵老師您這一片心意呢?”上官正臉上露出了曖昧的微笑,話中有話。

    “原來如此,看來這家伙是以為我是紫羽城專門培養人才的人,而上官卿蕓她們則是紫羽城看重的人才,不會輕易放過,為了避免和紫羽城產生沖突,這才主動投奔,加上見識了我特制

    靈器的強悍,所以才會以為紫羽城的實力異常強悍。。。這可真是!”

    從細微的情感波動中感應到許多微妙情緒,風塵很快就將一切串聯起來,有些哭笑不得的想到。本來只是給學生們的慷慨贈予,卻沒有想到,居然會變成談判的決定性條件,真可謂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既然上官家主已經決定投靠我紫羽城,那么冶家的婚事,應該可以告一段落了吧?”

    風塵想起冶天塵的事情,不由提到。

    “這恐怕有些麻煩,在這之前,老夫就已經和冶家約定好,要在這一次的世家大會洽談此事,這一次既然要帶上蕓兒們去參加世家大會,這婚事就不可能避而不談,只能拜托塵老師您想想辦法了。”上官正為難道。

    “我想辦法?上官家主的意思莫非是,想要讓在下出面為難那個冶天塵,從而使得這一樁婚事無法落成?”

    風塵透過上官正的情緒波動,很快就察覺到了對方的想法,心中暗罵一聲老狐貍。這種事情完全就是得罪人,風塵盡管早有這個打算,被人推著走總是感覺不對勁。

    不過現在上官正已經投誠,完全一副以下人自居的模樣。

    不管是看在這一點上,還是看在上官三姐妹的份上,風塵都無法破口大罵。

    “塵老師您果然聰明,相信以塵老師的本事,必然可以叫那冶天塵知難而退!”上官正奉承道。

    “上官家主過譽了,塵某不過是一介普通老師,修為也就和那冶天塵相仿,想要讓他知難而退現在還言之過早,不過作為上官卿蕓三人的老師,塵某也絕對不會放著這件事情不管!”

    “若是這樣,老夫就放心了!”上官正一臉的欣喜,讓人根本無法想象,這個所謂的婚事,其實是這小老頭自己鼓搗出來的,現在把鍋全都甩給了冶天塵和冶家,當真是天降黑鍋。

    “冶天塵是嗎?我記得冶天錫那小子已經挺厲害的了,身上有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這個冶天塵既然要比冶天錫更強,想來也更難對付,不過說起來,為什么池冰雨在提到冶天塵這三個字的時候,情緒會難得的有些波動呢,難不成,她暗戀這個冶天塵,還是說。。。”

    終于送走了上官正,風塵也沒有心思修煉,開始思考幾日后如何料理這個想要挖他墻角的冶天塵。

    關于四大家族等一系列家族的消息,風塵了解的不多,冷墓那邊倒是給了一些基礎的資料,其他也就沒有了,主要的東西,還是要靠風塵到了世家大會后,去找兵天行冶天錫,湖中岳等人暗中了解,這些事情就算是冷墓也很難調查,還不如直接找當事人問一問更清楚。

    不過冶天塵這個人也不算低調,所以在冷墓的資料中,關于冶天塵記載也有很多,很快就吸引了風塵的目光。

    冶天塵,冶家大少爺,現年二十四歲,二重境中游尊者,鍛造宗師水準,和七圣家族,煉家關系甚好,和兵家關系一般,農家更是陌生。

    冶天塵為人正直,管理家族事務恩威并施,故而在冶家內部的聲望極高,幾乎可以媲美現任族長,冶天塵的父親冶子瞬,是四大家族中,唯一一位正式處理家族事務,可以命令家族長老的少族長。

    冶天塵為人寬厚,和族中弟子感情甚篤,唯獨和親弟弟冶天錫感情很僵,據說是因為冶天錫覬覦族長之位,處處和冶天塵作對,幾次三番犯下了門中大忌,卻被冶天塵一次次的原諒,這才保全了性命,卻也失去了族長的競爭權力。

    冶天塵和幾方下屬家族的主從關系甚為融洽,一年多次走訪每一個家族噓寒問暖,后池家慘遭未知勢力滅門,冶天塵還曾奔赴池家厚葬池家上下,為其守靈七日之久,可謂仁義。

    “池家滅門?”讀到這里,風塵頓了頓,想到池冰雨的情緒波動,以及這一段段讓風塵總覺得有點怪怪的問題后,心中突然想到一種不好的可能性,連忙將緊跟著的后一段話讀了下去。

    :。:
2011年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