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頁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TXT下載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八十章
上一頁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第五百八十章


    這一刻,嘰嘰幾乎都要哭了。

    我是能吞噬涅槃天火啊主人!但是我胃口沒有那么大啊……

    這么多的涅槃天火,保守估計也能撐死我千百回,千百回……

    “嘰嘰……”

    嘰嘰發出一聲堪稱凄厲的嘶鳴聲,一邊狂吞涅槃天火,一邊從火海中瘋狂的往外逃。

    但鳳皇此際正自往云揚這邊趕過來,這方向正是嘰嘰所在方向,縱使嘰嘰的移動速度也是極快,卻也無法在短時間沖出火海范疇,那一身,其實也沒幾根的羽毛在涅槃天火中越來越亮了……

    這真的不是吞噬了涅槃天火所造成的,而是……被燒的!

    主人等等我,我撐不住啊……

    等等你?

    不存在的!

    云揚屁股朝后,一路瘋狂遁逃,忙忙似漏網之魚,急急如喪家之犬,就只剩下趕緊跑這一門心思了。

    這一次,萬幸計靈犀提醒得還算及時,云揚的逃跑速度足夠快,還有預設的嘰嘰防線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否則……恐怕又會被燒不輕!

    什么叫引火燒身?

    云揚這回可是切切實實地知道了這句話的意思。

    我會被引火燒身,是因為我火上澆油了……真他雞兒的倒霉啊!

    作法自斃,引火自焚,所謂的自作孽不可說,說得就是我?!

    那邊,鳳皇兀自窮追不舍。

    難得云揚出了如此昏招,得了勢的鳳皇哪里會錯過這等人賜良機?

    務必要將這小子趕盡殺絕。

    其實呢……說句老實話,就連鳳皇自己也根本不知道這巨量海水澆在身上,怎么就對自己的涅槃天火毫無影響,反而有如添油一般的助益呢!

    大抵是之前從來沒有這么試過。

    鳳皇畢竟是一族皇者,哪里會有什么人生出這么大的膽子往火系神獸的鳳皇身上潑水。

    今天的這番際遇倒也可算是意外之喜。

    沒想到作為敵人的云揚幫了這么大一個忙。

    可見天也要成全吾鳳皇,成全妖族靖平玄黃之心!

    鳳皇喜得妙法,一路走,一路命令前方海族掀起海浪,盡都往自己身上招呼。

    火焰還真的因此愈見升騰,火勢之熾烈,亙古未見。

    使出吃奶力氣的嘰嘰終于地脫離了火海,追上了云揚,好似箭一般直接沖進了云揚懷里。

    大抵是求安慰,求愛拂,求……反正那顆被燙傷的心靈要好好的補償!

    被嘰嘰入懷的云揚卻被燙得嗷了一聲嗓子,差點沒把嘰嘰抓出來扔出去,但現在逃命要緊,這點皮肉痛楚就硬性的忽略不計吧,沒見鳳皇的涅槃天火起碼增加了三倍以上的威力,仍自在銜尾猛追,緊追不舍!

    下方。

    躲得嚴嚴實實的東方浩然等人眼見這一幕,面面相覷,若不是此事實在是重大,萬萬不能輕舉妄動,暴露行蹤,幾乎都要忍不住笑出聲來了。

    這也太可樂了。

    此際連傳音都不能,畢竟此地高手實在太多,稍有神魂波動靈力波動一眼,都可能會被察覺。

    但是四人仍舊忍不住相互看了一眼,均看到對方眼中那忍俊不禁幾乎無法控制的笑意。

    云揚以身為餌,引動妖族主力追擊的大戰略沒問題,但包括云揚在內,誰也沒有想到,他這個調虎離山牽制妖族主力的計劃,竟是以這種方式達成吧!

    四大主宰看到云揚第一次跑得這么沒有風度,幾乎就是亡命一般的奔馳,四位主宰不禁油然升起一種微妙情緒:哪怕這一次沒有什么建樹,但只是看到這一幕糗事,就已經可算是不虛此行了!

    居然還有這等事,自己幫著敵人打自己……

    而這件事還是發生在向來號稱機變無雙,玄黃智者的云尊大人身上,真真是大開眼界!

    不過四人在想深一層之后,卻又不禁一陣陣的后怕,他們也如云揚一般,并不知道涅槃天火尚有如此特性,若是兩軍對戰,涅槃天火借水勢而動,甚至鳳皇在海面上大肆放火,將引動何等災劫,真是難以想象的恐怖啊!

    眼看著鳳皇帶著一大批妖族圣人、海族圣人從自己身邊呼的一下子沖了過去,再回頭,就已經只看到天邊的火光了……

    “咱們開始行動。記住,一個人就只針對四座山動手!”

    “千萬不要貪心!”

    “成功了就第一時間撤退,現在事在妖族地盤,稍有閃失就是覆滅于此,人族……還缺少不得咱們!”

    趁著鳳皇遠離,這邊鵬皇等人又是遠遠地在山頂上觀視查看,正是乘隙動作的絕佳時刻,東方浩然急促傳音。

    其他三人輕輕點頭。

    在滔天海浪方興未艾之中,四位主宰有如輕煙一般的飄了出來,迅速潛入,疾往既定目標。

    ……

    鵬皇等對云揚搞出來這一幕也是嘆為觀止,同樣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暢快心思。

    “云揚這混蛋竟然也有今天,好得很好得很!”

    “該,但愿鳳皇一把火把他直接燒死,永絕后患!”

    四位皇者忍不住聚在一起,親眼目睹這等可樂之事,怎道心情不舒暢,若是不找人分享一下絕逼就是浪費。

    “你們說,這次鳳皇能不能捉到云揚?”鵬皇笑吟吟的。

    “云揚那小子太會逃了,此次見機甚早,想要徹底滅殺的希望不是很大。但是……我若是估計沒錯的話,這位玄黃云尊,這一次總少不得重傷在身的。”

    “我也是這么覺得。云揚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即便是素來以速度自鳴的鳳皇,在云揚面前仍舊不占什么優勢。”

    “但這一次,這位玄黃云尊,肯定會在玄黃界戰爭史上留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笑點……哈哈哈……可笑死我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鷹皇笑的尖嘴巴伸得老長。

    其他幾位皇者也是面露笑意。

    心情真好啊!

    然而便在這時候,破壞他們好心情的事情發生了——

    轟!

    轟轟轟!

    先是一聲巨響,然后是接連四五聲巨響,此起彼伏,連綿不斷。

    四位皇者登時臉色大變!

    轉頭循聲一看,只見自己身后相隔幾十里的位置,已有大量的洶涌海水,急疾而出……

    彼端原本應該矗立,阻止水勢的幾座要害大山,早已經不見蹤影,顯然是已經被破壞掉了了。

    而更遠的地方,猶有數道淡淡的影子,正在瘋狂破壞,轟轟轟的聲音,正在不絕響起,動心動魄!

    前后不過一回頭一轉眼的功夫,又有七八座山峰轟然崩塌!

    從那閃爍的身影中,幾位皇者都分明感覺到了熟悉的力量波動。

    那是……玄黃界幾位冤家宿敵的氣息!

    “混賬!”

    鵬皇一聲怒吼,率先翻身直上高空,毫無猶豫的展露本體,雙翅一揮,已然是撕裂空間,急疾趕去,其他幾位皇者也是絲毫不敢怠慢,盡都紛紛趕去。

    然而這一空隙時間,已經可以做很多事情,轉眼又是十來座大山轟然崩塌。

    本來被固定在既定水道范圍內的海水,卻被這新開出來了的不下兩千多里路泄洪渠道疾馳而去!

    僅止于目測,這新開出來的通道,幾乎如大海一般的無邊無際!

    不過片刻之間,便有難以估量的海水從這個缺口中奔騰而出!

    鵬皇等妖幾乎傻了!

    當前的這次破壞,乃是滅世策動作以來,所遭遇到的最最嚴重破壞,而且還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就在自己的看守之中出現的。

    尤其是那幾座原本應該是鷹皇鶴皇等坐鎮的要害山峰,此刻也不見了……

    四位皇者瞬間瘋了。

    “告辭告辭,今日實在是老累了,老累了。”東方浩然哈哈大笑:“各位妖族的老朋友不需要這么多禮,不用送了不用送了哈哈哈哈哈……”

    一邊大笑,四位主宰同時展開了自己的最高速度,兼并撕裂空間,一閃之間,已經去到了數千里開外。

    鵬皇悲憤至極的仰天長嘯:“東方浩然,無膽鼠輩!留下來與我一戰!”

    “不敢,哈哈哈,吾等承認不敢就是……鵬皇,還是操心你們自己的山吧。記得搬山的時候,莫要太過于勞累呀……累壞了身子可是不值得,俗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青山在不在,任由離人騷!”

    東方浩然的大笑聲猶自遠遠傳來,人卻是早已經消失了。

    鵬皇知道追不上了,氣得滿臉通紅,幾乎一口血噴出來。

    鶴皇等還他想要追擊,想要追上去豁命戰斗,找東方浩然等玩命,這口氣,實在是憋屈得受不了了。

    但是看著浩浩蕩蕩奔涌而出的海水,看著無數的海族高手一起出手也攔不住的海水去勢,幾位皇者盡都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無力。

    這邊,迫切需要彌補啊!

    補啊!他爺爺呀的!這什么破事兒!

    海面上,漸漸有大量海族尸體浮現,難以數計,數不勝數,盡都隨著洪水浩蕩沖出。

    顯然是四位主宰臨走在海底全力轟了一下的結果。

    單只是這一擊,就足足有數億高低不等的海族因而喪命!

    此刻,海底也在海嘯……

    “還愣著干什么!”

    鷹皇椎心泣血的拼命大吼一聲:“搬山去啊!我特么的!!”

    還剩下的不到三十位妖族海族圣人一個個滿臉無語,相互看一眼,盡都無語凝噎。

    搬山去?

    您說得輕巧!

    現在哪里還有山?

    應該說……近處哪里還有山?

    位置相對近一點的山,早早就被搬空了……現在最近最近的山,遠的不說,至少三五千里范圍之內,肯定是沒有的了!

    想要添缺,唯有長途跋涉去遠地去搬。

    我們過去很容易,只需要一個閃身,一個動作,但是……說到將山搬回來,豈止是一個閃身,一個動作?

    要不身為皇者的您親自試試?!

    “快啊!”

    “一個個都傻了不成!”

    四位皇者瘋狂咆哮。

    在場的各位圣人強者,一個個焉頭搭腦的沖了出去。

    一個個的都感覺自己心中那種無力感,那種無奈,那種憋屈……簡直,簡直了……

    這些位圣人強者在各自的族群哪一個不是一時之選,畢竟已經臻至此世修途最高層次,可是此際,卻淪為苦力,一個個的在心里瘋狂的罵娘,但是活兒卻是不能不干的。

    是故在這樣的心態下,搬山的速度,也就更加慢了。

    搬著搬著,半路上竟然感覺分外的沒力氣。

    搬來有啥用?

    若是對方再來一次突襲……還不是又要去搬?

    這次是去五千里外搬,下次呢,是一萬里還是更遠?!

    老子到自家那邊也是稱王稱霸稱祖的狠角色,怎么到了這里,大戰用不上不說,還要淪落成勞工,而且還是最苦逼的搬山工!

    海族的高層強者,從海中分分浮現,在海皇的強令之下,一個個全力展開神通,讓海水回溯。

    但東方浩然等人對此顯然早有預算,在臨走的時候,四位巔峰圣人聯手在海底震了那一記;那動蕩余波到現在也還遠遠沒有消除,足足影響到了數千里之外的海域,進而形成了大范圍區域海嘯

    縱使海族高手如何的努力,所能做到的也不過就是減少海水往外流瀉的速度,而另一邊,那海嘯已經形成了數千丈的巨浪,浩浩蕩蕩反卷過來了……

    就算是海皇,面對這等已經成型的自然力量,也要徒嘆奈何,無能為力。

    “抓緊時間行云布雨吧……”

    “選出百萬海族,去往彼端,將已經流瀉出去的海水,動用神通卷回,能回收多少就回收多少。”

    一頭碩大的老龜,便如一座山脈一般大的龜殼,正是海族的龜丞相到了。

    此刻的龜丞相滿臉盡是菜色。

    已經流出去的水,數量極巨,縱使是百萬妖族聯袂回收,卻又能回收多少?

    更別說那邊可是生命禁區……

    那種莫名的力量隨時隨地都在侵蝕生靈的生命力,這百萬妖族,一旦過去了,能回來的只怕沒有多少……

    “還是抓緊融化雪山,行云布雨吧……”龜丞相蒼涼道:“陛下,已經沒什么辦法了……這次,讓皇族親自出面吧。”

    海皇抽了抽嘴角,不甘心的道:“好。”

    ……
2011年超级大乐透